本报记者体验高温下送外卖 送一张急单防晒衣粘身上(图)
作者:admin
发布日期:2020-11-15

       

  烈日之下,外卖送餐员的工作到底有多辛苦?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将外卖送到顾客手中,昨天,记者在江南春快餐上岗,在大中午,体验了一把外卖送餐员的工作。

  早上9点开始接单,上午10:30开始送,这是江南春快餐13个送餐员的工作时间。前天上午10点多,记者赶到江南春快餐时,队长华宜龙已经忙碌了好半天,左手从接线员手中拿单子,右手在工作簿上分配任务,空隙时间,把单子从窗口派送到厨房配餐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而分配到任务的送餐员则会根据配送单迅速行动,赶紧出门。

  此时,记者在华宜龙的工作台上看到10多张配送单,“这差不多是一个送餐员一个中午的配送量。”华宜龙说着把一串带不锈钢夹子的钥匙递给记者,夹子上是10多张外卖单,地址完全不同,尽管有些小区名字很熟悉,但先去哪儿再去哪儿,完全不知道从哪儿下手。

  见记者有些为难,送餐员贾祥林师傅爽快地带记者到取餐的地方拿盒饭,这些配餐一共有5个扎好口的袋子,三个袋子装满盒饭,另两个袋子分别装了筷子和汤。为防止菜汤从盒子里洒出来,记者在下手提时特别抠住了扎好的结,此时迅速被华宜龙纠正,“应该抓住这些留好的拎口,这样才不会洒出来。”

  记者提起盒饭,到快餐店门口准备放进外卖箱时,发现根本推不动贾祥林用的电动车,连扶正都很难。见状,贾师傅迅速接过钥匙串,推着车一口气奔了出去,“现在11点多,这个时间我们最忙,客人还饿着肚子呢,速度很关键!”

  此时,已经是烈日当头,门外站几分钟,皮肤已经晒得发疼,而眼前忙碌的送餐员们还穿着厚实的工作服,“我们早就晒黑了,穿着外套是为了防止晒脱皮。”一位送餐员说。

  随后,华宜龙拿着一张急单出门,一共14份快餐,地点是通运商贸城,“这是送到同一家的,每份12元,一共收168元,赶紧去,你给我帮个忙。”华宜龙一边让记者拿外卖,一边找个踏板式的电动车,同时建议记者穿上防晒服,而他自己也拿了快餐迅速跟上,他去送另一家,与记者同路。

  华宜龙轻车熟路往南骑。“我做这行已经19年了,老板开业一个月,我就到了,扬州的地形我都熟悉,通运商贸城你还没去过吧?”华宜龙笑着对记者说,而此时他与记者一样已经满头是汗。尽管对目的地名字很熟悉,但因为不认识路,记者只好紧跟着他,同时还要尽量顾及车上的菜汤不洒出来。

  在华宜龙的带领下,记者在20分钟内将快餐送到一个商户手中,而此时头发已经在汗湿之后随风乱飞,脸上也是火辣辣的。等记者回到快餐店时,整个防晒服已经完全粘在身上,很难脱下。

  “送餐员一般出门一趟来回1个多小时,顾客催单是家常便饭。”唐仕君是老板的女儿,今年39岁,平常负责电话和网络接单,“我妈妈开店19年,我也做了19年,我们这个行业女送餐员很少,前年我们这送餐员不够,我也出去送餐,不认识路还是小事,关键越是恶劣天气,生意越好,送餐员都很辛苦,但是大多数客人会表示理解。”

上一篇:熟人社会的三张底片(图)
下一篇:没有了